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就是我的儿子节能

发布时间:2020-10-19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0

“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子。”

对面的那个男人压低嗓音却又恳切地说,淋漓的雨水从他褐色的粗麻衣上滴落,他不敢看我的眼睛。

“不。我有爹。”我轻声道,“我要等他回来。”说完,我扭头就跑。刘伯真是傻呀,大雨天的说什么胡话,这要是被我爹听见了,指不定要怎样嘲笑他呢。

清凉的江风扑打在我的脸上,我赤脚趟过泥泞的土路,大声喊着妹妹的名字:“湾!我回来了!”湾打开门,她乌黑的头发蓬松地乱着,两边笨拙地系着红绳带,脸上充满希冀。人们都说,我长得像爹,而湾像娘,我也是这么觉得。可是湾不记得娘长什么样,也不怪她,是她还太小。在她还不能自己扎辫子的时候,娘就已经消失在那片水了,湾翻着白眼想了半天,只记起了娘最爱穿的淡蓝色的葛布裙,轻轻掠过了那片更深更深的蓝。

从那以后,爹时常望着村前的那片江,眼底里的颜色竟比潮起雨涌时的江水还要复杂,他说,如果有一天他没回来,那一定是去找娘了。我相信爹。“湾,”我蹲下身,笼着妹妹的头发,“我们去找爹和娘,好不好?”

这是出船的第四天了。离家前带的厚厚的一叠鱼干早已吃完,所剩无几的一点水躺在水壶中,抱在湾的怀里。我舔了舔发疼裂开的嘴唇,睁大眼睛去看阳光沉下的角落。海天一色,不是本该盛满金灿灿的阳光,在天水交界处生辉,映得水面好似度上了一层淡淡的萤光,就像那次和父亲一起看到的那样。彼时娘还在,爹在船上熟练地放收,教我怎样摇动撸桨。“潮,你要记得,是这片江给了我们生。”是啊,虽然它也可以同样赐我们死,但当时爹醇厚的微笑那么真实,那么深刻,“潮,哪里有水,哪里就有希望。”我相信爹。

“哥……好冷。”湾没有同爹一起出过船,她蜷缩在船角,头发被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江水浸湿,红绳带染成深色。我心中充满了歉疚,“对不起,湾。”我把她抱到干燥的位置,拧开水壶,把最后一点水送入她的嘴唇里,“再等一等,马上就可以看见爹和娘了。”

周围好黑,事实上是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有一瞬间怀疑过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有地方出错了,但是我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不会的,我是自出生就注定要与水同生共死的潮,湾也是跌了跟头都不吭一声渔家姑娘,爹没有教过我们退缩,世世代代沿江而生的祖先,没有一个不是迎着浪头勇往直前的。远方传来雷声一阵低沉的嘶吼,江水跃跃欲试地涌动几下,船在晃。

“哥哥。”湾的声音变得沙哑,“我们真的能见到爹和娘吗?”雨,下得越来越大了,雨水打湿了整个小船,水花溅到我的眼眶,我使劲眨几下眼睛要让这讨厌的酸楚感消失。“湾,你听我说。”我尽量把声音放温柔,“你闭上眼睛,就能去你想去的地方了。”我最后一次抚了抚湾完全湿透但是依然浓密的头发,

然后,周围全都是水,安静的,流淌的,冰凉的水。再也听不见狂风骤雨的拍打和湾低声的呢喃,我张开双臂,触碰不到冷硬潮湿的船身和湾的红绳带,只有拥抱一个沉默的世界。但耳畔,那一点细碎而喜悦的声音被无限扩大,我看见画面逐渐清晰。是爹,他来了,怀中抱着湾,乌黑浓密的头发盘成一个整齐小巧的髻,两边系着鲜亮的红绳带,手中拿着一个拨浪鼓,望着爹吃吃地笑着,爹也在笑。炊烟缓缓飘起,鱼米饭菜的香味钻进鼻孔,淡蓝色的身影若隐若现,那传来阔别已久的熟悉的声音:“潮!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鱼!”

啊——那是娘!

共 1 全文共1771字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多么令人心碎的作品,细致入微的描写,活灵活现的体验,让死亡变得可亲,一点也不可怕,整篇都是在默默安装工人:促销?促销这都已经过了。刘祎辰的梦呓中产生、发展,没有高潮,只有那个早已等在心中的结局出现。真的出现了,梦便永生了。作者描写了一对可爱、可怜的兄妹,却用另一条暗线表达了父母的爱情。人间至爱都在亲情和爱情中显现出来,纯真、至善、无杂念。也许——只是也许——作者还有另一种表达未能直说,不敢乱猜,交给读者去品读。感谢作者赐稿,欣赏佳作。【 云台文经】

1楼文友:- 1 16:48:04 感谢作者赐稿,欣赏佳作。问好。 愿作云中台上客一画文章经纬分

小儿脾胃虚弱的症状
桂林治白癜风的医院
避孕药

上一篇:全宇宙都是我好友第三百四十七章我以我身化节能

下一篇:中国好声音冠军导师李荣浩节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