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装修施工

全能保镖第0218章紫禁之巅四大章求花

发布时间:2020-07-06 来源:装修施工 点击:0

全能保镖 第0218章 紫禁之巅(四)【大章求花】

盛世鼎晖。

舞池里有无数红男绿正疯狂的扭动着身体,高分贝的重金属音乐简直如噪音一般,整个环境中烟雾缭绕,浓郁的酒精气味四处弥漫,一派纸醉金迷之相。似乎,当这天色变黑的时候就真的能给人遮丑一样,所有人几乎都是原形毕露。

白日间穿着端庄稳重的白领丽人浓妆艳抹,在舞池中疯狂的扭动着肢体,在用这种最为原始的方式来吸引异性,如果真的有一个身体健壮相貌堂堂的男人看上,或许会发生一场别有滋味的露水情缘也未尝不可。

白天时衣冠楚楚的男人们这个时候也彻底卸下了伪装,摘掉金丝边眼镜以后,其实他们的眼睛里也没有多少睿智了,只剩下了贪婪,然后用这种贪婪的目光一个个的打量着周边的女人,就如同猎人在打量猎物一样,一旦挑准,也就不管什么礼义廉耻了,直接厚着脸皮就往上贴,反正能来这种地方的女人基本上也没几个好鸟,人家良家妇女谁大半夜的会跑出来喝酒?説白了还不是自己浪,跑出$dǐng$diǎn$来找男人来了?

烟、酒、异性。

这就是所谓的夜生活,纸醉金迷,不知让多少男男女女流连忘返。

“杀杀杀!”

毫无征兆的,此起彼伏的喊杀声就传入这里。

下刻,一大帮手提一米五长的朴刀的蒙族大汉冲了进来,巴图更是一马当先,眼睛赤红,手中提着的朴刀刀刃早就被鲜血染红了,甚至比刑天冲的更快,一路冲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砍死好几个李长青手下的黑徒了,早已经杀红了眼,甚至在方才还一刀杀死了一个挡路的女接待,非常凶狂,让许多人都颇为无奈,想动手都用不上自己。

不过,刑天没有制止,他需要的就是如野兽般的战士!

因为这已经不是一场单纯意义上的火并了,而是……战争!

地下世界的战争!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是一场一方注定要覆灭的战争!

战争本就是把人*成野兽的东西,误伤在所难免。

反正,刑天是从来没把人命当成一回事。

……

当他们冲进来的时候,此时正是夜生活最为热烈的时候,但凡是来这里玩的男男女女们几乎都已经喝下去不少酒,因此,即便是一帮如狼似虎的可怕战士冲进来的时候,也只有一xiǎo部分人发现了,xiǎo规模的骚乱直这份报告将首次提供美国 2009年收获面积预测数据。 约翰逊说接就被那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给压下去了。

唯有守在门口的一个黑衣大汉发现了,一看来者不善,当时就拿出腰间的对讲机准备叫人。

可惜,巴图更快!

“我去你妈的!”

巴图一声怒吼,在对方刚刚拿起对讲机的时候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抬手“噗”的一刀劈掉了那黑衣武士的半个脑袋,被溅了满脸的鲜血!

“控制一楼!”

刑天大吼,当时身旁就蹿出十几名一身黑衣的壮汉,手起刀落就将几个很明显是看场子的壮汉砍翻在地,就连那些男性侍应生都一个不曾放过,因为在李长青的场子里工作的侍应生几乎没有一个好东西,在入职的时候几乎就已经被收成了外围xiǎo弟,工作时拿着托盘伺候人,一副大好良民的模样,可如果一旦有人挑场子的话,这些人立马就会化身暴徒,从一些事先藏好武器的酒柜里抄出家伙上去撂倒对方!

所以,蒙族的武士自然不会放过这些人了。

一时间,死伤无数!

刑天站在原地冷冷看着这一切,四下打量一圈后,最后将眸光投向了dj所在的位置,当下一个纵身就朝那边掠去,下刻就已经出现在那浓妆艳抹、妆画的就跟女鬼似得女dj身边,直接一把将对方提了起来!

“啊!”

那女dj这才反应了过来,登时尖叫了起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满脸是血的刑天。

一旁,一个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的男性mc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登时身躯一震,英雄气概爆发,竟然朝刑天扑了过来,准备来一出英雄救美。

刑天皱眉,也懒得与这种人物废话,大荒戟在手,直接将对方挑死,抖手将尸体丢在一边后,才终于对着早就被吓傻的女dj吩咐道:“给老子把音乐关了!”

“好……好的!”

那女dj脑袋diǎn的就跟xiǎo鸡吃米似得,等刑天一把将之丢到地上的时候,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将连接音箱的线拔掉了。

“嗡!”

一阵刺耳的电流声传过后,一楼登时陷入安静之中。

因为没有了重金属音乐的刺激,那些在舞池中疯狂扭动肢体的男男女女们的动作也就登时停下了,一个个满脸迷茫,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在dj的位置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身材挺拔,负手而立,正冷笑连连的俯视下方。

之后,这些来此消费的人们才终于注意到舞池周边的侍应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全部干掉了,有相当一部分在卡座上休息的人已经抱头蹲在了地上,当音乐停下的时候,这些人的啜泣声一下子显得突兀了起来。

一大批手提钢刀的武士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包围了!

在那些武士身边,到处都是盛世鼎晖工作人员的尸体!

“啊!”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总之,当第一道女性的尖叫声飚起的时候,整个舞池彻底乱了!

刑天冷笑着看着这一切,一把从调音台那里拽过一个麦克风,淡淡説道:“十分钟,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逃生,十分钟后还没离开这里的,那也就别离开了!”

语落,登时对着下方的蒙族武士一挥手,守在入口的几人登时避开,让出了一条通道!

然后,这些来此消费的红男绿女们发疯似得朝出口用处,恐惧的尖叫,无助的哭泣连成一片,人们几乎是慌不择路的在往前涌,一派乱象!

面对着这一切,刑天笑了,笑的有些残忍。

这一次,李长青可是真的给他来了一下子狠得,将他迫的手忙脚乱的,从华都到北极海再到那上古遗迹,无论是面对无影刀,还是再见奥黛拉,亦或者是与骆影之间的纠葛,他看似在微笑面对,可心里却在滴血!

一切的一切,积攒到现在已经全部都化作了对李长青的恨意和杀意!

而今归来,要闹,自然要闹个天翻地覆,要杀,就杀他个尸血遍地!

……

盛世鼎晖六楼。

这里是这里员工的办公处和休息间所在。

在走廊尽头坐北朝南处的一个办公室里,这里就是李长青手下“四大金刚”之一的胡戈的办公处了。

房间内,显得有些过分安静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正站在窗前静静凝望着窗外的夜色,面皮白净,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

怕是説出去无人会相信,此人就是胡戈,一个李长青手底下杀名赫赫的亡命狂徒!

胡戈,这个名字説出去了绝对挺吓人的,在十多年前,就是此人曾经一口气处死了一百多名被俘的蒙族武士,杀性很重!

只是,今夜的胡戈表现的却多多少少有些落寞,负手站在窗前,眼中带着淡淡的惆怅,忽然轻声问道:“雷子,我进入华都几天了?”

雷子,是站在胡戈身后一个年纪在二十七八岁上下的青年男子,个头不高却很壮实,手臂很长,一看就是那种精通格斗的人,闻言顿时道:“三天了,今天是您来华都的第三天。”

“是啊,都三天了,可是魁那头却迟迟不肯下达进攻的命令,看来……他也在犹豫啊!”

胡戈轻叹道:“那天没事的时候我躺在那里算了算,原来不知不觉得我已经跟了魁二十一年零十个月了,这一打天下,就是整整二十一年啊!

我觉得,大概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魁了,他真的是个狠人啊,从他能一枪打死自己的儿子这事儿上就能看出他的心多狠,做事多么果决了!

説实话,他如此犹豫的时候,我却是第一次看见!

是的,他在犹豫,从我从冀州赶来的第一天看见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在犹豫,或者説是……在害怕!”

胡戈常常呼出一口气,双眼盯着外面漆黑的夜空,轻声道:“是的,他在害怕,向来都天不怕地不怕的魁这一次竟然在害怕!

因为恐惧,所以他迟迟不敢让我带人去平了这批缩在大前门的敌人!”

説到这里,胡戈很明显犹豫了一下才道:“雷子你説这一次魁究竟招惹了个什么样的敌人,竟然还能让他害怕?”

“似乎是个狠人。”

雷子垂头道:“我这两天也打听了一下,据説和魁对着干的也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竟然冲进军区大院杀了华都那个走在半黑半白之间的人物李承道全家,我听説……就连那李承道自己都被那人给活剐了!

是真的活剐了,一刀子一刀子的给活活剐了!

这样的狠人,説句实话,哥,我混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説过!”

“是啊,我也没听説过,人心毕竟是肉长的,真要能听着那样的惨叫而无动于衷继续下刀割肉的,不是恨对方恨进了骨子里,那这个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不,或者这已经不是变态了,而是根本不知道感情是什么东西的畜生!”

胡戈轻叹一声,垂头不语。

雷子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是在酝酿辞藻,过了良久才低头説道:“哥,有句话我不该説,但是我却不得不説。

魁和那个狠人之间的叫板,似乎希望不大啊!从魁的种种表现上就能看出来了!

我觉得……哥你该早作打算了!”

胡戈一愣,随即眼神也深邃了起来,扭头看了雷子一眼,才幽幽道:“雷子,你倒是学奸了,不像是以前那个只知道喊打喊杀的愣头青了!”

“呃……”

雷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一句话没能説出来,垂着脑袋缓缓道:“在道上混的久了,人总该是会变的,这世界上的人是会吃人的,不学奸diǎn,我怕自己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哈!是这个道理!”

胡戈也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随后话锋一转,道:“可是你知不知道,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哪怕是自己的算盘打得再好,终究也逃不过宿命的制裁!”

雷子一楞,问道:“啥意思?”

“没什么。”

胡戈叹了口气,道:“这两天你应该也混进大前门去看了?你有没有发现,那里面多了很多塌鼻子、皮肤粗糙紫红的蒙族人?

嘿,绝对是蒙族人,老子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他们身上的膻味了!”

雷子面色一窒,想到了许多,咧了咧嘴道:“您该不会是説……”

“应该是他们回来了!”

胡戈咬牙冷笑:“肯定是他们回来了,孛儿只斤·哈丹巴特尔和巴图!

肯定是他们两个,除了他们大概再没人能一下子号召起那么多蒙族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进华都了!

不用惊讶,他们应该还没死呢!

当初追杀他们的人是我,一直追杀他们进入冀州的北戴河畔才总算给他们迫的无路可走,也是我亲眼目睹他们跳进了北戴河,那时候我就有预感,他们不会死,他们迟早还会回来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等他们的回来的时候,却是傍上了一颗大树,一颗魁都撼不动的大树!”

説到这里,胡戈猛然回头看了雷子一眼,有些自嘲的指着自己的鼻子涩声苦笑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走了?

如果真的是他们回来了,那么谁都可能活命,唯独老子死定了!

那哈丹巴特尔有多恨我你不会想象到的!

就算到最后他们上头那个狠人在干掉魁以后停手了,他们也不会停手的,老子逃到天涯海角他们都得追上来活剐了老子来祭奠他们被我杀掉的族人!

所以,与其像条丧家犬一样满世界逃命,我还不如留下来跟着魁一条道走到黑,説不准那时候我还有一线生机呢!”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雷子也知道,如果真的是孛儿只斤·哈丹巴特尔和巴图回来的话,他们俩确实是死定了,而且还是死的很惨很惨那种。

……

“嘭!”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了,一个慌慌张张的黑衣汉子冲了进来,叫道:“不好了,有人打进来了!”

“什么事?”

胡戈皱眉看着这汉子,也认得对方,是监控室的一个人,皱眉道:“什么有人打进来了?”

“好几百个提着刀的人!”

那汉子满脸慌张,道:“左键点击房契便成功搬入家园。当搬家成功时这群人根本不像是挑场子的,他们不打人不骂人,见人就杀啊!现在一楼看场子的四五十号兄弟已经全都被砍死了!”

胡戈当时就眼角抽搐了几下,眼神显得有些深邃,自语道:“这么快就来了吗?”

沉默片刻,胡戈扭头就对那汉子吩咐道:“好了,我知道了!”

説完,直接让那汉子离开了。

“哥,咋办?”

雷子在办公室安静下来后顿时问道:“他妈的不打人不骂人,见人就杀,这是要赶尽杀绝啊,肯定是那帮蒙人来了!”

“我知道!”

胡戈皱眉道:“人家既然来了,那就肯定有十成把握吃下咱们,还是赶紧找机会逃走!”

説到这里,胡戈朝窗外看了一眼,顿时就死心了,这里可是六楼啊,真跳下去不得屎都摔出来啊?

跳楼是不可能了,当下胡戈就抓起桌上的对讲机吼道:“都他妈的给老子起床,有人闹事!”

语落,弯腰从办公桌底下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的……赫然是一把斩马刀!

斩马刀,这是胡戈的招牌武器,令道上不知多少人闻风丧胆!

雷子一看这架势,也知道要玩命了,当下就去旁边的书柜里找出了一把砍刀。

此时,楼道里也传来了动静,伴随着一连串“悉悉索索”的脚步声,一大批西装革履提着钢刀的大汉从各个房间中冲了出来,黑压压一大片!

“这个夜总会里只驻着四百人,估计不够给楼下那帮人塞牙缝的!”

胡戈手提斩马刀,大口喘着气,道:“雷子,你联系老五,让他带上兄弟赶过来支援咱们,整个大前门周围魁安排了好几千号人准备围剿那批蒙人,老子就不信好几千号人还保不下老子一个,只要稍微坚持一会儿,支援一到活活围死下面那帮子杂碎!”

説到这里,胡戈将刚刚脱下的西服丢到了一边,挽起衬衫的袖子后,喝道:“不管了,先他妈的冲杀出去再説,走!”

“……”

(5000字大章,实在不?实在就给diǎn花兄弟们,来diǎn花今天俺在12diǎn前在更一万字~)

灰指甲和银屑病指甲的区别
天津治疗白斑的医院
腋窝有腋臭味怎么办

上一篇:运想重工将要推出重型和中型系列越野平台

下一篇:宋小宝带伤回归《笑声传奇》 示爱观众:我想死你们呐

相关阅读